哆啦A梦与“ABC”

2022年3月17日 by 没有评论

因此,我和孩子们之间掀起一波又一波的文字语言攻防战。无奈的是我由台湾带回美国的众多中文读本,有些内容和这两个ABC在生活习性上差异太大,他们兴趣缺缺;有些是字里行间太多生字和成语,两个ABC认不得,读起来吃力,更是无意接近。我好像永远都找不到合适的读本,吸引孩子们亲近中文!难道我和中文在这场文字语言争战中只能节节败退,最后痛失城池?

直到有一回,我灵光乍现,为什么不试试漫画书?我想起了机器猫哆啦A梦(或称为小叮当)。这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的漫画书之一,清新的风格,戏而不谑的结局,曾经深深地吸引着我,或许它也会成为我家两个ABC的好朋友。

哆啦A梦果然有魔法!家中两个ABC被他迷得团团转!不时看见孩子们捧着哆啦A梦漫画书,哈哈大笑。连自己的中文名字都不认得的女儿,同样沉浸在哆啦A梦带来的欢乐之中。我见这两个ABC中计了,深陷在中文字里而不自知,便开始要求他们读出其中的对白,在半懂半猜的情况下,这两个ABC的中文认字读句能力逐渐进步中。更棒的是,不只是哆啦A梦,孩子们也开始接受其它中文读本。

只是随着孩子的年纪日长,课业日重,活动日增,他们学习中文的时间与意愿又开始相对日减。

亲爱的哆啦A梦啊,你可不可以给我几块记忆面包?让我家的ABC吃下印有中文的记忆面包后,他们的中文听说读写能力一次到位,从此不需要再为他们的中文程度操心。(摘自美国世界新闻网 林司棋)

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…66833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