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北射击队:王牌之师瞄准新目标

2022年11月20日 by 没有评论

日前,河北射击队男子10米气步枪选手杨浩然(右一)和队友们在进行内部测试赛。 记者 耿辉摄

前不久,河北射击队迎来乔迁之喜。这支河北体育“王牌之师”,终于结束了在石家庄市射击场的“寄居”岁月,举队迁回经过改造的老训练基地。在这里,他们将完成第十三届全国运动会最后阶段的备战,开启又一次全运之旅。

“目前我们已拿到15个全运会参赛席位,今年全运会前还有一场席位赛,我们有3个团体项目将力争拿到全运会参赛席位。”省体育局射击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彭春江说。

本届全运会共设4场席位赛,继2015年全国射击总决赛和2016年全国射击冠军赛、全国射击锦标赛之后,最后一场席位赛——2017年全国射击冠军赛将在4月底进行。

彭春江透露,今年全国射击冠军赛上,河北射击队力争拿到男子10米气步枪团体、女子10米气步枪团体和男子10米气手枪团体3个项目的全运会参赛席位。全运会射击比赛只设这3项团体赛。上届全运会,河北射击队是全国唯一一支在这3个团体项目上均有奖牌入账的队伍。此次,为确保拿到这3个颇具分量的参赛席位,河北射击队部分队员在去年12月到广州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拉练,今年3月还将参加队内考核赛。

“参赛席位拿得越多,整个射击队在全运会上的排兵布阵就越从容。”彭春江说,虽然全运会每队每个单项只能报3人,但射击项目很多运动员可以兼项,一些运动员甚至可以打2-3个单项。

省体育局射击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、河北射击队总教练常静春,曾在国家射击队担任男子步枪主教练15年,培养出了奥运冠军蔡亚林、朱启南。他告诉记者,天津全运会之前,河北射击队所有训练都围绕席位赛展开。

场地问题暂时解决,对于河北射击队备战全运会也是一个利好因素。2009年,因配合高铁建设,该队训练基地大部被拆除,全队不得不辗转保定以及山东等地,并在石家庄市射击场训练6年。经过改造后,目前老基地基本能保证河北射击队日常训练的需要。

以中生代的庞伟领衔,杨浩然、杜贝等年轻选手逐渐挑起大梁,已经担任教练员的赵颖慧、任洁等老将也保持着一定竞技实力——新全运周期,河北射击队依然采取以老带新的模式。

2016年里约奥运会,庞伟和杨浩然曾作为国家队选手参赛,庞伟还获得了男子10米气手枪项目的铜牌。此外,他还在2016年世界杯总决赛上获得男子50米气手枪慢射冠军、男子10米气手枪亚军,是河北射击队当仁不让的领军人物。

杨浩然在里约奥运会上未能进入决赛,如今状态如何?彭春江告诉记者,里约奥运会后,国家队和河北射击队都没给杨浩然安排太多比赛任务,因此他现在的实力无法预估,但他训练很踏实、很刻苦。值得注意的是,上届全运会之前杨浩然也没有参加太多比赛,但他最终拿到了男子10米气步枪金牌。

杜贝堪称河北射击队新秀中的佼佼者。她虽然没能入选里约奥运会中国代表团,但在2016年阿塞拜疆世界杯比赛中获得了女子10米气步枪冠军,在2016年全国射击冠军赛上也夺得该项目冠军,并在2016年底的亚洲锦标赛上获得团体冠军和个人亚军。

2016年,35岁的赵颖慧和36岁的任洁复出,与年轻运动员一起为河北射击队争夺全运会席位。彭春江表示,这既有助于减轻年轻队员的压力,又有助于增强团体赛的竞争力。

赵颖慧早已担任河北射击队女子气步枪主教练,她在上届全运会上“兼职”提枪上阵,与杜贝、张轶搭档射落了女子10米气步枪团体铜牌。她告诉记者,去年自己以0.3环之差错失该项目全运会个人参赛席位,当前第一目标就是去拼团体参赛席位。

在2016年大赛奖牌数排行榜上,河北射击队位居全国第三。不过,在全运会总共18个射击项目中,全国有多达10支队伍具备夺金实力。彭春江表示:“射击是河北传统优势项目,我们有足够的信心去争取好成绩。但射击比赛的偶然性很大。我们将在细节上不断下功夫,力争在全运会上把偶然性因素降到最低。”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