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BA设球员顶薪900万:第一年工资帽上限4800万

2022年11月2日 by 没有评论

17日,CBA召开了股东大会,会议通过了数项新政策,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从下个赛季起,CBA将对国内球员实施限薪(已经签约的合同不做改变)。

自2020-2021赛季开始,初始工资帽的基准值为3600万元,缓冲值为1200万元,初始工资帽上限为4800万元,下限为2400万元。实际合同工资支出超出工资帽上限或者低于工资帽下限的俱乐部,应向联盟缴纳青训调节费(比例逐年递增,2022-2023赛季起为100%)。调节费由联盟专款专用,统一用于青训和CBA品牌青少年赛事。

CBA联盟还将充分调研,制定一系列特例条款(无需缴纳全部或部分调节费),包括单场赢球奖特例(另行设立上限)、各级国家队队员激励特例、边疆地区特例、鼓励年轻球员杰出表现和特殊贡献球员等特例条款。

自2020-2021赛季起,新签署合同的球员将按照联盟制定的标准合同统一模板,其中单一球员最高合同工资限额为该赛季工资帽基准值的25%,2020-2021赛季为900万元。对于超过该金额的球员合同,联盟将不予注册。为鼓励高水平外援加盟CBA联赛,暂时不设定外援工资帽。

CBA近几年一直在着手规范和完善球员的合同,球员合同被分成新秀、常规、顶薪等五类,球员合同期满后完成转会,新俱乐部需要向原俱乐部按照球员新合约的年平均工资(不含奖金)支付培养费。并且在2018年夏天就确定了未来将推行工资帽制度。此外,下赛季每支CBA球队可以注册4名外援,每场可以报名2名外援。外援的使用将减少到4节4人次,并且将取消亚洲外援。排名后五名的球队可使用4节5人次,最后一节只能使用单外援。

此前,香港一媒体报道援引英国著名调查机构Sporting Intelligence《2018年全球体育薪资报告》显示,中国球员的年收入约为105万美元(约为743万元人民币),相当于全国平均工资的160倍,这一数据位居全球各大联赛之首。

著名体育产业专家、关键之道体育咨询有限公司总裁张庆对媒体表示:“职业的收益跟它的风险如果是相匹配的话,那就是合理的。就此而言,我认为职业球员高于平均工资线,比平均收入线高若干倍甚至百倍,都是合理的。”张庆认为,职业球员有三个特点:一是成材率不高,甚至说非常低;二是培养周期也非常长;三是职业球员的职业生涯非常短。这三个特点意味着从事职业体育实际上是一个高风险、甚至超高风险的一个行业。

“球员们在青少年阶段要花大量时间去进行专业训练,否则很难进入到这个高水平层面的角逐、拿到这样的薪资。无论是足球、篮球,还是类似于这些职业运动领域里面,真正能够说达到顶薪的,或者是大家看到超过普通人百倍以上薪资的,其实是很少的一部分球员。更多的是在二线、三线、四线队伍里的球员,他们的收入也相对普通一些。”

张庆认为,“职业体育实际上是一个叫小内核大共鸣圈的游戏,顶级联赛聚集了一批用了很长周期、投入了很多资源培育出来的一种产品,很少的人在那里进行比赛、角逐,透过传媒放大,给更广泛的受众带来娱乐的体验、刺激。实际上,职业球员投入的劳动是非常巨大的。任何一种职业高风险必然匹配高收益,我觉得这是合理的。而且职业球员的职业生涯非常短暂,一般足篮球运动员大部分在30多岁就退役了,最多也就打到40岁。所以他可以拿到高薪的职业周期也就10到15年,接下来,他就要面临转型和新的发展,挑战是巨大的,所以从纵向看,也是合理的。”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